<% dim t, t2 t = request.servervariables("script_name") t2 = split(t, "/") t = replace(t2(ubound(t2)-2), "type", "") %> 一分钟经理 - <!--#include file="../../优化_CFG_TIT.htm"--> "> ">

一分钟经理

年轻人到了经理办公室,看到了他正站着,眼睛望着窗外。年轻人轻轻一声咳嗽,经理回过头来,面露微笑。他请年轻人坐下,问道:“我能为你效劳吗?”
年轻人说:“我想请教几个问题,是关于如何管理人的。”
经理很乐意地说:“你说吧!”
“好,首先请问,您与下级定期举行例会吗?”
“有,每星期三上午九点至十一点。因这段时间我不能见你。”经理答道。
“开会时您做些什么?”年轻人问。
“我听他们回顾和分析他们上周完成的工作、遇到的问题,以及有待完成的事情。我倾听他们的报告,然后我们制定下周的计划与对策。”
“会议所做的决定对您及对您的下级都具有约束力吗?”年轻人问道。
“当然,”经理肯定地说。“如果没有约束力,那么开会还有什么意义?”
“那么您是事必躬亲的经理了,是吗?”
“恰好相反,”经理断然否认,“我不认为参与下级的决策有什么好处。”
“那么,你们开会的目的何在?”
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”经理说道。“年轻人,请不要让我重复说过的话。这对你我都是浪费时间。”
“我们的目的是收获绩效,”经理断然说道,“我们企业的目标效率。通过管理与组织,我们能够产生巨大的生产率。”
“噢,这么说,你认为重要的是提高生产率,因此,你们是绩效导向甚至人员导向了。”年轻人谈了他的看法。
“不!”经理大声说,年轻人吃了一惊。“这种话我听得太多了。”经理站起来,开始在室内踱方步。“如果不通过人,绩效从何而来?人跟绩效我同样关心两者缺一不可。”
“来,年轻人,你看这个。”经理递给他的客人一块牌子。“我把它摆在桌上,提醒我记住这个实用的真理。”
心情愉快
才会工作有效
年轻人正在注视着牌子上写的句子,一分钟经理问道:“想想你自己。什么时候你的事情做得最好?是你心情愉快的时候,还是不好的时候?”
年轻人点了点头,他有点领悟了。“心情愉快的时候我的工作效率更高。”他说道。
“当然是这样,”经理肯定地说,“每个人都是这样。”年轻人若有所悟。“因此,”他说,“要取得良好的绩效,关键在于设法使人们心情愉快。”
“对!”经理同意他的话,“但是你要记住:生产率所要求的不仅仅是工作量,它还要求工作的质。”他走到窗户边,说道:“过来一下,年轻人。”
他指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,问道:“你看见路上有许多外国汽车吗?”
年轻人观察外面的世界,说道:“我看每天都在增加。我想外国车子大概是经济耐用吧。”
经理不无遗憾地点头表示同意。他说:“一点都不错。人们为什么要买外国汽车?是因为美国制造的汽车数量不够?还是我们制造的汽车质量不为美国大众所欢迎?”
“现在我想到了,”年轻人回答说,“这是质与量的问题。”
“当然,”经理补充说道。“质量能够给人真正需要的产品或服务。”
站在窗前的长者陷入了沉思。他记得,不久前他的国家曾提供技术,帮助欧洲人及亚洲人重建家园。而现在,美国在生产率方面竟远远落后了。
年轻人打破经理的沉思。“我想起了电视上的一个广告,”年轻人说道,“在外国汽车的名字出现后,屏幕上接着打出几行字:如果你要承担长期汽车贷款,就不要买短命的汽车。”
经理转过头,平静地说:“我想这是很好的结论。关键就在这里。生产率既是数量又是质量。”
经理跟他的客人又回到沙发上。“坦率地说,要达到这个双重的效率,还是要靠人。”
年轻人的兴趣增加了。他坐下来,问道:“刚才您说您不是事必躬亲的经理,但您如何形容您自己呢?”
“很简单,”他直截了当地回答说:“我是一分钟经理。”
  年轻人面露惊奇的表情。“我从没听说过一分钟经理。您说的是……?”
经理笑着说:“我是一个一分钟经理。我这样呼我自己,因为我仅仅花一点点时间,就从下级那里得到非常大的绩效。”
年轻人虽然跟许多经理交谈过,却从来没有听人这样说过。简直不能相信,一分钟经理——不用花多少时间就可以获得满意的效果。
经理看他脸上颇有疑色,就说道:“你不相信我,是吗?你不相信我是一      分钟经理?
“我必须这样承认,这对我来说简直难以想象。年轻人回答说。”
经理笑着说:“这样好了,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经理,你最好去跟我的下级谈谈。”
经理侧进头,欠身朝对讲机说了几句话。不一会,他的秘书梅凯芙小组走进来。递给年轻人一张纸。
“这是直接对我负责的六个人,姓名、职务、电话都有。”一分钟经理解释道。
“我要跟谁谈呢?”年轻人问。
“由你决定,”经理回答。“随便你跟谁谈,或者全部都谈。”
“好吧,那我要从哪一个人开始?”
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我从不替别人作决定,”经理生硬地说。“你自己作决定。”他站起来送客人到门口。
“你不止问我一次,而是两次,要我为你决定很简单的事。坦白地说,年轻人,我觉得很厌烦。不要让我重复说过去的话。随便挑一个去跟他谈谈,要不然就到别的地方去找你的有效的经理。”
客人呆住了。他觉得不自在非常不自在。一阵难堪的沉默似乎持续了很久。
一分钟经理接着直视着年轻人的眼睛,说道:“你愿意知道如何管理人,我很喜欢你。”说着,握了握年轻人的手。
“跟他们谈了之后,如果你还有问题,”经理热心地说,“你可以回来找我。你有这个意愿学习管理方法,我很高兴,我愿意把一分钟管理这个意愿传授给你。有人把这套方法教给我,使我判若两人。我希望你能彻底了解它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你将来也可以成为一个一分钟经理。”
“谢谢您。”年轻人应酬着。
他有点发愣地离开经理办公室。当他经过秘书桌前的时候,她好心的说道:“我看你的疑虑表情就已经知道你已经领教我们的一分钟经理了。”
年轻人慢吞吞地回答,仍然想打破沙锅问到底,说道:“我想是的。”
“也许我能帮你忙”梅凯芙小姐说。“这六个人我都替你打了电话,有五个人在,他们都很乐意见你跟他们谈了之后,相信你会进一步了解我们的一分钟经理。”
年轻人向她致谢,从名单上他决定拜访三个人:特尼尔先生、菜维先生及布朗女士。